新闻资讯
行业资讯
功率器件市场迎来洗牌潮,国内一批MOSFET厂商将加速倒闭
发布日期:2018-06-29 点击次数:69
业内人士表示,自去年以来,电容涨幅超过十几倍,MOS、IGBT整体涨幅超过40%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功率器件涨价依旧坚挺。
更严峻的是,在上游晶圆产能持续紧张的现况下,供不应求的产能只会去保大客户,中小客户很难拿到单,生存压力很大。整个功率器件市场随之开始“洗牌”,国内尤其是华南地区很多小厂商正加速倒闭。
MOSFET、IGBT、二极管普遍交期延长至20-40周
一般来说 MOSFET、整流管和晶闸管的交货周期是 8 -12周左右,但现在MOSFET、整流管和晶闸管交期已进一步延长到 20 至 40 周。
随着功率半导体器件市场行情的回暖,需求持续旺盛,但受限于产能,原厂交货周期开始不断延长。原材料涨价、硅晶圆供应紧张、需求强劲为供不应求背后主要动因。
低压MOSFET,较多货期接近或超过40周,其中,汽车器件的货期问题尤为显著。
英飞凌在收购 IR 后可提供丰富的中等电压产品 (40-200V)。但是,定价上涨,货期也延长。SOT-23 器件货期为 30 + 周,汽车器件交货时间为 28+ 周.
ON Semiconductor(原Fairchild)小型封装(SOC-223和更小型)货期延长,双路,互补型和co-pack器件的货期受影响最为严重。
ON Semiconductor的汽车器件和QFN 5x6, sot-23, sot-223封装产品有货期问题。
意法半导体(ST)后端和前端产能均已定满。Q3和Q4估计将在紧缺分货过程中度过。
Vishay扩展中低电压产品组合,新产品价格有竞争力。大量提供P沟道器件。2018年Q1和Q2的产能已满。
高压MOSFET的情况并没有乐观太多。
英飞凌目前更为专注于P7、C7、CFD系列,而成本上涨的传统器件(C3、C6、P6系列)的货期也延长至 24-28 周。其中,P7 产品提供领先的价格/性能及更好的货期。
需求仍然强劲的ST,目前满产能。M2、M5和K5系列的规格和价格较好。其是额定200摄氏度的碳化硅场效应管的唯一供应商。推出650V SiC,可与高性能IGBT竞争,并能替代超结器件。
正经历被Littelfuse收购的Ixys目前产能已满,货期难以改进。1000V以上产品有优势。
ON Semiconductor(原Fairchild)面向大众市场提供丰富的高压FET,货期参差不齐,但似乎比竞争对手要好些。
Vishay持续开发高压产品系列,超结650V FET可与英飞凌和意法半导体媲美。超结器件货期超过 30 周,传统器件(IR)货期在 20 周以内。
IGBT的货期延长依旧。
ON Semiconductor(原Fairchild)擅长场截止IGBT,传统 IGBT 的货期正在延长,但某些系列可以提供die bank。 由于对技术的高需求导致后端产能限制。
英飞凌作为IGBT的全球领导者,在并购IR后,拥有了最丰富的大功率和低功率IGBT。CO-Pack 产品 (整流器组合) 货期达到 30 周以上,并仍然在延长。
意法半导体(ST)投资研发这一类产品,提供大功率模块,与英飞凌、Semikron、三菱竞争。未来12个月产能已满,货期在50周。
8寸晶圆紧缺单片涨到300元,12寸产线无力缓解
自去年开始,功率器件相继出现缺货的情况,8寸晶圆的供不应求,市场需求旺盛,使得上游吹起涨价风潮。今年以来,MOSFET、IGBT等功率器件持续缺货涨价,交期趋势呈现了全面延长的局面,部分MOSFET的交期超过40周,甚至断货。
8寸硅晶圆短缺以及晶圆厂产能紧缺的影响逐渐向市场渗透,而电源IC、指纹IC、LED驱动芯片、MOSFET等皆为8寸产线。现在从影响厂商范围,以及产品线范围来看,8寸硅晶圆供应形势或许日趋紧张。但另一方面,8寸硅晶圆的扩产需到2018年-2019年才有产出。
上游原厂表示,自去年以来,MOSFET、IGBT涨价幅度超过40%,其中8寸晶圆涨价整体幅度就接近30%,以前单片8寸晶圆价格在200美元,现在单片都涨价到300美元,所以MOSFET、IGBT等功率器件涨价更多是价格传递的体现,8寸晶圆供不应求,缺口很大。
那么8寸产线晶圆产能不足能否靠12寸产线来解决?上述人士表示,在功率器件中,现在12寸产线量产的概率很低,因为会涉及到产业链的问题,以及功率器件会涉及背面的处理跟封装相关等问题,靠12寸产线来解决问题短期内可能性还不大,现在功率器件主要是集中在6寸和8寸产能,其中8寸产能的性价比更高,6寸主要是做传统高压模式的功率器件。
更重要的是,现在8寸产线的设备稀缺,短期内很难快速投建8寸产线。业内人士称,全球大的设备厂商都做12寸设备去了,8寸设备基本停产了,国内新建8寸产线只能买二手的8寸线设备,但现在二手的设备也不多了,只有等海外关一座国内厂商才可以新开一座。
不过,现在投建8寸产线也不一定靠谱。该业内人士透露,在当前的市场行情下,新建8寸产线成本太高,现在投建8寸线要花30-35亿元,但以前在淡季的时候建8寸可能花费20亿元不到,现在投入到产出的性价比太低。
深圳一家功率器件代理商称,虽然现在士兰微、燕东、中芯国际8寸产线都已经投产,但对市场的供需影响不会很大,所以从终端市场来看,当前功率器件的价格还是很坚挺的。
实际上,业内人士基本认为当前功率器件的价格也算是合理。以前功率器件市场竞争激烈,向客户报价基本是逐年递减5-10%,价格偏低的状况对半导体产业来说,也不太合理。上游原厂表示,现在晶圆的价格已经趋于稳定,再涨价的意义不大,因为现在已经涨到合理区间的上限了,不过在产能紧缺的行情下,功率器件未来走势依旧稳中有升。
缺口巨大,消费类电子消耗产能更胜往昔
“任何一个产业变成这样都存在关键诱因,只是看过程中看有什么原因促使这样的转变。”对于当前功率器件持续缺货涨价的现状,上海一家原厂VP表示,主要还是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崛起造成的,其中需求缺口巨大,就算行业龙头英飞凌把所有产能都供给汽车电子,都远远不够。
从目前全球功率半导体市场格局来看,基本被英飞凌、安森美半导体等国际巨头所占据。据乐晴智库发布的数据,英飞凌在功率MOSFET的市场份额达到26.4%,占据第一的位置,第二位是安森美半导体。
上述VP表示,由于汽车电子高端市场获利丰厚,英飞凌必然会放弃部分中低端产能,当然这是通过不断迭代做上来的,英飞凌会先放弃部分中端消费类的产能,然后在低端又放弃一波,这样的话,消费类电子市场就存在巨大缺口,再加之大厂的传递效应,功率器件缺货涨价就随之快速蔓延。
元大投资顾问公司在分析本轮MOSFET市场时也表示,英飞凌、意法、德仪、瑞萨等国际大厂纷纷转攻高毛利的工业用、车用中高端产品,淡出一般用于PC、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用MOSFET。
而在消费类电子市场,随着手机功能越来越多,应用越来越复杂,所需的功率器件也越来越多。上述VP透露,以MOSFET应用为例,现在手机快充电流越来越大,所消耗的产能也越来越多,原来做MOSFET芯片,一片8寸晶圆大概有4万颗MOSFET,现在快充电流变大后,一片wafer只能做5000颗左右MOSFET。
这样一来,消费类电子等低端市场吃晶圆的产能就更厉害,晶圆产能紧张也将随之凸显;再加之新能源市场利润高,国际大厂势必会放弃部分消费类中低端市场。
另外,正在快速起量的无线充电市场对MOSFET的需求量也很大,一个无线充电器中会用到4-6颗MOSFET管,可以想象数以千万计的无线充电器对MOSFET管的需求有多大,不过现阶段无线充电市场还是属于增长的过程,需求量将会逐步提升。此外,快充功率越来越大,低压大电流的模式逐渐成为主导,这也会涉及到MOSFET的更新换代,消耗产能更胜往昔。
国内小厂商面临倒闭潮,行业开始洗牌
在上游晶圆产能持续紧张的现况下,诸如英飞凌等国际大厂纷纷转向新能源高阶市场,中低端市场功率器件消耗产能又更胜往昔,一方面确实给国内功率器件厂商带来了机会,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困惑。
功率器件原厂表示,其实现在像MOSFET、IGBT等功率器件的价格已经很高了,对现况而言,困境在于,即便价格再涨,也很难交出货,再涨价的意义也就不大。当然,从利润的角度来看,当然是越高越好。
另有行业人士透露,现在很多原厂都不敢跟客户随意报价,因为担心万一报的价客户接受了,但交不出货会更麻烦。如果涨价能供出货,那也行,现在关键是很多原厂供不出货。
“我们现在一方面在关注市场行情的变化,另一方面还在考虑如何解决产能的问题,这才是当务之急。”上述VP表示,产能还是会持续紧张,目前没有缓解的迹象,不过,价格再往上涨就会偏离了价值曲线,涨价意义也不大,因为还要考虑侧重客户的关系,不可能涨得很离谱。
如此一来,在上游晶圆持续紧张没有缓解的现况下,像茂矽、新唐等MOSFET或IGBT订单已经声称排到年底。此前有消息称,茂矽、新唐等代工厂商第三季已确定涨价,其中6寸晶圆代工价格大涨10~20%,8寸晶圆代工价格亦调涨5~10%。
业内人士表示,这种涨价波动大概率还是存在,现在华润微电子是通过竞价涨价的模式,竞价模式在市场还是缺货的情况下,价格是每个月都按照5-10%的幅度涨价,但整体数量有限。
这种现况下,供不应求的产能伴随着涨价将流向何方?上述VP表示,供不应求的产能只会去保大客户,中小客户很难拿到单,生存压力很大。整个功率器件市场也随之开始“洗牌”,国内尤其是华南地区的功率器件中小厂商正加速倒逼,对下游市场带来很大影响。
一方面,对下游厂商进行了一次洗牌,有些小的功率器件厂商就玩不下去了,本身拿不到晶圆,利润又低,一波波涨价就被拖死了;另一方面,从积极的角度来看,会让大家更重视产品品质、更重视品牌,不好的是增加了下游整机厂商的负担,因为整机的利润很低,那这样一来,短期内就快速增长了成本。
事实也是如此,现在华南像深圳等很多小厂越来越难过,第一是供应链不全,第二是价格也没有优势,因为拿不到晶圆,低端客户也带不动,终端客户也维持不下去,所以将会有一批小厂商相继倒闭,整个功率器件尤其是MOSFET厂商将会开启洗牌的局面。
但从长期来看,国内整个功率器件市场将会发生从无序到有序的转变,小厂商会随之消失或合并,整合度会越来越高,这对行业来说也是好事。这个市场最终将会成就比较大的玩家,对整个资源物料的管控、供货、价格等,都可以管控在合理的范围内,这种集聚效应未来会越来越强烈。
值得强调的是,从当前来看,整个功率器件的涨价态势在未来2-3年内还是很坚挺的,因为新开的8寸产线也基本不能满足现有的巨大缺口,今年开始新增的8寸产线都得等到两年之后才能进入量产阶段,更关键的是,现在设备还不一定能买到。这也就意味着未来2-3年,整个功率器件市场将持续走俏,整体价格稳中有升。